阿利玫

放飞自我,练习车技【被pai飞

【还没想好名字的难产文】

1.

“长官,知道那个人的长相了。”
韩信望着下属递上的照片,心头一紧。
怎么会是他,明明十年前那时候,他还是一个连握刀都发抖的曾经的义弟,现在却已经是这样一个众矢之的的存在了。

1913年
韩信被母亲四处托人,终于算是在警局混了口饭吃。平日里也算是清闲的紧。
那天韩信正在街上巡逻,突然间听到前方传来尖锐的女声“你居然真的抢啊?!”韩信挠了挠头,想装作没听见的原路返回。这种娇滴滴的大小姐若是独自出门,基本上都是偷偷溜出来,多数情况下自然免不了被不怀好意的人盯上,有时候哪怕只是短短的路程,也会被抢劫或者偷窃。虽说民国初立却也并不太平,毕竟势力分布过于复杂,这些大家千金也难以招惹,不热血不冲动察言观色尽量远离是非是安安稳稳混日子的最好方法。
转头返回,正想着中午吃什么,便感到一个身影从身边快速冲过,男子很纤瘦,低着头,栗色头发,白衣。韩信有些怔的望着远去的那个背影,不可能……的吧。
“切,跑的还挺快”回过神来便听到后面传来不甘心的女声。“啊……韩警官!”紧接着便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“韩警官,你也看到有人刚刚跑过去了吧。”
这个大小姐一身轻便的绿色洋装,脚踩米白色高跟皮鞋,应该是不常穿高跟鞋的缘故,走过来时候有些说不出的别扭,包应该是被刚刚那人直接夺走,现在她手中只剩下包链。

“嗯……这位女士你是?”
“孙香。事情我也一时解释不清楚,只是有劳韩警官快一些帮我去渡口逮捕他”
“你怎么知道他会去渡口?”
“他拿的我的船票,就是为了去渡口离开。韩警官快些去吧!”女子对他挥挥手。
“韩警官——不要辜负了警局第一飞毛腿这一称号啊——”韩信听见耳后传来女子大喊的声音。
对于这个十分自来熟的大小姐,韩信心中升腾起无限疑问。

其实他并不算是飞毛腿。只是对各种小道,近路十分熟悉。因此和其他同事同时走时候,却可以早早到。只不过因为独来独往惯了,所以一直也没人知道他是抄小道高手,而是单纯的认为他是飞毛腿。不过自己本身跑的也蛮快的,算是小时候就练就的本领。

当白衣男子提着包,匆匆赶到渡口边时,韩信已在那里等候多时。
“义,真的是你……”韩信错愕的盯着男子的脸。
“……对,是我。你的弟弟,韩义。那还请韩警官念在往昔情分上,高抬贵手放了我。”韩义扯了扯嘴角低头向韩信作了个揖。
“我知道是我们对不起你,但是,为什么你会沦落到这样,李家人不是说……”
“别提他们!呵,那个女人把你保护的是真的好,真是什么都不告诉你。”
“不,母亲她,也是念你的。”韩信不悦的蹙眉说到。
“念我?她恨不得我从来没有来过这个世上。你是没有见过她在韩礼死后,掐着我的脖子,披头散发,瞪大双眼诅咒我去死的模样,简直就是个疯子!”
这时渡口的船发出嗡的声音。
韩信扭头望了一眼身后的渡轮,排队等待上船的人渐渐汇集到渡口边,他们身边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。韩义自知激动,咬牙抬脚准备离去。韩信立刻迈步到他身边拽住了他的手。
“你干嘛?!”韩义盯着他。
“到这边来,我问完就放你走。”语毕拽着他,来到了渡口边的一处巷道。
“你为何要抢那个大小姐的包?”
“票,她有去往我离开地方的船票。”
“那为什么要抢?”
“啧,我没打算抢的。”韩义揉着太阳穴颇为不耐的样子,蹲下来在提包内翻了翻,然后取出了孙香的黑色小包“你把包还给她,我光要票就行了。”
“……韩义,那你现在叫什么。”韩信握着小包,低头望着整理提包的韩义闷声道。
“李白——李家白得之子,拖油瓶的意思”李白起身拍了拍裤脚,打了个哈欠“和古代那个诗仙,名字一样,其中的意味倒是差远了。”
韩信张口还想说点什么,但是却发现已经无话可说。
“我可以走了吧,再晚点,就赶不上了。”
“啊。嗯……那你走吧。”还想说些保重之类的话,却是梗在嗓子里说不出。

出了巷口韩信望着李白的背影有些感慨,突然身后远远传来同事的喊声“韩警官!韩警官!!别放走那个人!”
这又是怎么了?韩信心中满腹疑问。
见韩信疑惑不动,同事喊到
“杀人了,他杀人了!”
韩信拔腿便向前赶去,同事见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真是累死了,有飞毛腿在就放心了放心了。休息一下再去。

“这回又是干什么啊?”李白不耐烦的望着突然又冲过来死死抓住他左手的韩信。
“你把话说清楚,你是不是还有事瞒着我?”
“啊?没了啊,我就是要去别的地方讨生活,很简单的事啊。”李白直视韩信的眼睛,并不躲闪。
“你杀人了?”
听了这话李白眸光一凝,继而笑出了声。“从哪听来的,我哪敢杀人啊,我这胆小怕事的性格不和你一样吗。”
“那就先别走,同我去警署走一趟,完了之后我给你重新买票,再为你践行。”韩信流畅的说出一连串后续安排,连他自己都有些吃惊。
“……不是,韩信。你是不是不想让我走,特意想了这出留下我啊?别,都快十年没见了,再者即使她是我生母,我也丝毫不想见她。”李白试图掰开韩信的手,发现并无效果,有些烦躁了起来。“话都说到这份上了。你什么意思?”
“警署的同事刚刚跑过来和我说你……”
“那他不来捉我啊?就他一个人捉我?”李白不悦的皱眉“我现在确实有些事对你隐瞒,主要是有人要害我。李家现在……危如累卵。”他对着韩信耳边小声说道。

语毕,渡口渡轮又再度发出声音。
“该当我走了吧?”李白再次抽了抽手,仍是没有用。“我说你……”
这时他看到远处突然出现的警官帽,心中一凉。
“我会保护你的,就跟我去趟警署,明天再走也不迟。”韩信依旧严肃的说着。
“你一个才编制进去的半吊子警员,保护我?你知道害我的人什么架势吗?害我的就在你们警局。我—惹—不—起!”对韩信一本正经的言辞李白嗤笑出声。
听了这话,韩信的手微微有些松。

“韩警官,你捉到他了啊!”同事远远的开心喊到。
“放手!韩信!!”望见越来越近的来人李白有些急了。
“我得搞清楚你身上发生的事情。没关系的,拼上性命我也会保护你的。”韩信手再度握紧。
“艹,你丫演言情呢?”
再不走真的就走不了了,念此,李白把右手的包向前甩出,空出了手继而握住从袖口里滑出一把小刀。戳手这家伙性格越戳的狠他更不可能放手,直接,攻他面部!他一定会躲的,他对脸那么在意,当初一个小小的伤他都……想到这里李白便不犹豫,直接朝着韩信面部划去。

韩信下意识想去用右手去挡,却思考到还抓着人,便不放手,待到左手上来时已经晚了。右眼最后所见到的是李白一瞬间错愕的面庞,挥剑的他出乎意料没有想到,韩信竟然真的死死的抓住他的手不放。随即他感到眼珠被划破,噗的一声听起来很轻。让他突然想起起年幼时候从河里捕鱼,母亲用清水煮后给他们吃,除了肉还逼他们吃鱼眼睛明目,他每次都是一口吞下,唯一一次咬碎过鱼的眼珠子吃掉,那感觉像吃了一颗包了灰的珠子,咬开后在嘴里泛出尘埃的味道。而在这时他清晰的感觉到右眼内,血在不断溢出,至此他对于眼珠里包的是灰的概念终于打消了去。
“你怎么没有躲?”望着韩信用左手捂住的右眼不断溢出鲜血,李白握着刀的手开始颤抖。
余光看见发现事态不对,开始跑过来的另一个警官。李白无奈的闭上了眼睛“我真的,求你放了我,哥!你护不了我。”
听此,韩信松了手捂着眼睛蹲了下去。
“那你快走!”
突然的松手让他有点懵,定了定神,立刻转身提起丢出去的提包跑向渡口。
合着?是要演戏?不,不是的他一开始是真的没想放走我。
踏上渡轮,他看了演袖口沾染的血迹,叹了口气。



(๑•ี_เ•ี๑)我觉得还是开小车更适合我。这种写起来一点都不爽,而且人物性格好像也是单独塑造,不架空的历史向还得考据。感觉只是顶着名字的异变体,我有点陷入怪圈。果真还是练习开车吧。挖个坑坑以后填【被打】
话说我觉得我写的跟玩游戏走剧情的感觉一样😂

深夜码灵感
我突然想开白信的车了!🌚换口味吧!(剔牙)
不知道会不会是有营养的那种😂
目前想的设定是社会大佬偶尔脱线骚气攻白x家室败落受尽苦难混到一个警官职位混吃等死无追求信。背景在民国,下个礼拜看看民国背景的书(托腮)

以及跳跳人设我……(๑•ี_เ•ี๑)真的觉得糊的像神威,但是民国想想就没有男的会扎高马尾吧,风暴哭泣。

没什么车力……(托腮)
图力倒是有点……(捂脸)

看!别人给为师的自画像!不过和为师本人比起来,还给是缺好多帅气,怎么画的可爱了,真是的!小徒弟你觉得呢?
嗯。
嗯?什么意思?
还缺点东西(凑近)
缺……缺什么?
缺点红
kiss

码下……算是一时兴起的片段😓

【ooc有】【囚禁有】【肉没有】
意识复苏,他干咳了几声。眼前一片黑暗,他动手想要扯掉眼睛上的黑布,却察觉到链条的牵扯。有点像案板上的鱼肉,他自嘲的想。
继续躺了躺,他基本上搞清了自己目前的局势:密室,无其他人,不流通,软床,短的锁链,以及赤条条的自己。谁会绑架一个一穷二白的刚化形狐狸?还用这么高级的禁锢法力的锁链?密室里无人,叫喊应该是没有用的,保存点体力,既然绑架了我,那肯定会有人来照看,再撑一会儿看看。
但是过了许久,还是没人出现。因此有些令人难以启齿的事情出现了,他想上厕所。但因为四肢被束缚着,只能感觉到下身的肿胀却无济于事。
“有没有人啊到底?!”他懊恼的出声。
“呵,我以为你会自行解决”头顶传来一声低沉的嗤笑。“现在能忍这么久?师父你长进了不少”
“师父?你认错人了吧?大哥,我是昨天才化形的一只下级小狐妖,一个徒弟都没有,我还等着一个师父带带我呢”
“师父,你的骗术变得越发拙劣了,还是说已经不屑于再给一个圆满的理由蒙蔽我了吗?”他伏身捏住他的下巴,狠狠的咬上他微张的嘴唇。
突然的入侵,让他紧闭牙关。这人八成是有病吧?他想。这该怎么办?随即下颚被捏的生疼,令他轻呼出声,然后感到舌头钻了进来。
!!!!!
他狠狠咬了下去。“嘶——”紧接着血腥味溢满了口腔,但那人没有丝毫要退出的意思,反而更加放肆起来。唾液血液的混合,夹杂着沉重的鼻息,以及还未完全消散的药剂,让他的头再度感到窒息般的难受。在意识离去之前,那人终于放开了他。然后用他的手摩擦着他的嘴唇,把暧昧的银丝轻轻拭去。
“你是不是有病?!”他气愤的吼出声“都说了你认错人了,我今天才化的形,还等着去人间戏耍一番。再者哪有你这种对待师父的狗屁徒弟?有你这种徒弟,你师父真是倒了血霉了!赶紧放了……咳……咳唔”
喉咙一紧,那人的力道大的可怕。让他觉得自己的脖子只要再让他用上一点劲就可以捏碎掉。“倒了血霉?师父,你倒是真感说出这种话。”字几乎是从他牙关里挤出来的。
一时气冲的结果,让他知道自己是说错了话,明明处于劣势的地步,现在看来是更坏了。

🌚wdm继续卡车好了,写不动车,继续看看别人家车技,匿
啧话说我车技不好,每回还起这么重的头有点不太好啊【托腮】

甜腻关系(滴滴滴
嗯!裁剪一下就好了!!我刚刚真是笨啊(拍头)😂那啥就是第一次开车,其实虽然中间感觉还有好多可以拓展继续细腻的深入描写,但是,写不下去了otz就快速提枪收场吧!

甜腻关系(写什么都会有点ooc,慎)

大概是年下白龙攻,狐狸师父受这样
【不晓得lofter会不会缩图,车在后面图里我先发前面的】
巨大的桃花树下,石桌,一只喝酒的狐白

“我说,你别喝了”白龙夺下他的酒杯,无奈的笑了笑“真是的,还说保护我。你这样,要是真的猎龙者来了,我怕是死了千百回了”
“唔,你谁啊?别动,还给我”他扬手一挥却是打掉了酒杯。
酒杯碎裂的脆响,惊的他迷迷糊糊的抬起头凝视着眼前的人。
由于逆着月光,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,却也不再是之前那个幼稚的躯体,而是一个身行矫健的成年男性。因为刚刚化形的原因,头发还没有扎起来,披散下来。在身后月光的映衬下,仿佛被镀了一层化解冷漠的柔和银边。他睁大眼睛想要找寻之前小徒弟的面瘫表情,却只是看到沉淀在他眼眸中关切的目光,那么一瞬间他想他可能是真的醉了。
“骗……骗人呢吧,你怎么真的化形成男人了”他摇了摇头然后定睛再看。是那张稚嫩脸的放大版,不同的是失去了幼童稚嫩的秀气,增添了棱角与刚毅。他站起身戳了戳他的胸肌,偷瞄了一下被他准备的襦裙横裹着的下面,更加的难受了。“我的小徒弟,我的童养媳,没了,全没了。不是说好的女孩子吗?你们龙族向来耿直,怎么出了你这么个弯弯肠子?咳咳”他气的直咳嗽,甚至直接说出了自己不太光明的目的。
“童养媳。”白龙笑了笑,“原来你是这样才做我的师父吗?”
一时口快,使他讪讪的闭上了嘴巴,重新坐了下来。
由于酒杯被打碎,他只能直接端起酒瓶喝酒。白龙看着他一口气喝完余下的酒,知道他的心情是真的不好了。
“能重新给我找件衣服吗?”白龙有些纠结的理了理下半身系着的衣服。“你准备的都是襦裙,轻纱……我没法穿的”
“自己去我衣橱里找一件,”他没好气的说“从你化形成男性的那一刻开始,你就不是我的小徒弟了。拿完衣服你就走吧,当做临别赠礼好了。”
白龙深深的凝视着他,踌躇着想说些什么,他却举起另一壶酒继续仰头喝下并不理睬。于是白龙叹了一口气,决定先去找衣服。
怎么说,其实自己并不想赶走他,只是感到自己受到了欺骗一时气极,毕竟从来都是他骗别人,还从来没有被别人骗这么一回,骗到真心都给了,却是心碎。

“这狐狸怎么全是毛毛衣服啊”白龙望着一衣橱绒毛华服无语凝噎。

纠结了半天终于换好了衣服的白龙准备再去解释,却看到狐狸这边已经喝了过多的酒,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月光色,桃花树下,石桌上,有美人伏案,人已醉。他走近发现,他大抵是睡的极不舒服,眉头紧皱。因为喝酒过多的原因,眼角,鼻尖,脸颊都是红扑扑的,周身弥漫的酒味也并不难闻,清冽醉人。
白龙想了想,轻轻摇了摇他想叫醒他,他迷迷糊糊的睁眼,冲他摆了摆手又睡了过去。
于是他便想蹲下来想把他抱起,送他回床上就寝。哪知道在他用手臂刚勾住他大腿和背部的时候,他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,然后自觉的将手臂搭上他的脖颈。“唔,小徒弟……难受”他靠在他头边喃喃说“身上难受,心里也难受,都难受……”
“嗯,会好的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把他抱起来,却惊讶的发现他意外的很轻。
“长大了,”他嘟嘟囔囔的念叨着“不软了,不可爱了”
“嗯”白龙应答着
“喜欢,小徒弟……特别喜欢”他轻轻的扬起头在他耳边说着。
他低头望了一下他,发现他仍然闭着眼睛“嗯,我也喜欢”他说
然后空气突然安静的再没了声音。

白龙轻轻的让他坐在床边靠着床架,然后坐在他身边帮他把外衣换掉。
“但骗了我……骗子,都是骗子”他突然又继续开始说话。“我是骗子,你是骗子,她是骗子,他也是骗子,哈哈哈,骗子,骗子的世界,明明不是骗子,却也是骗子,骗子……”
白龙手下动作一顿“没有,不是骗子”白龙把他脸扳起来凝视着他,他没有睁眼。
“你没醉的”白龙无奈的说。“睁开眼,我们好好说好吗?”
再无动静。

要死要死,终于开完车了,第一次开文车真是累die,,整理整理得弄成图片格式,不然又被和谐掉了qwq