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利玫

放飞自我,练习车技【被pai飞

甜腻关系(写什么都会有点ooc,慎)

大概是年下白龙攻,狐狸师父受这样
【不晓得lofter会不会缩图,车在后面图里我先发前面的】
巨大的桃花树下,石桌,一只喝酒的狐白

“我说,你别喝了”白龙夺下他的酒杯,无奈的笑了笑“真是的,还说保护我。你这样,要是真的猎龙者来了,我怕是死了千百回了”
“唔,你谁啊?别动,还给我”他扬手一挥却是打掉了酒杯。
酒杯碎裂的脆响,惊的他迷迷糊糊的抬起头凝视着眼前的人。
由于逆着月光,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,却也不再是之前那个幼稚的躯体,而是一个身行矫健的成年男性。因为刚刚化形的原因,头发还没有扎起来,披散下来。在身后月光的映衬下,仿佛被镀了一层化解冷漠的柔和银边。他睁大眼睛想要找寻之前小徒弟的面瘫表情,却只是看到沉淀在他眼眸中关切的目光,那么一瞬间他想他可能是真的醉了。
“骗……骗人呢吧,你怎么真的化形成男人了”他摇了摇头然后定睛再看。是那张稚嫩脸的放大版,不同的是失去了幼童稚嫩的秀气,增添了棱角与刚毅。他站起身戳了戳他的胸肌,偷瞄了一下被他准备的襦裙横裹着的下面,更加的难受了。“我的小徒弟,我的童养媳,没了,全没了。不是说好的女孩子吗?你们龙族向来耿直,怎么出了你这么个弯弯肠子?咳咳”他气的直咳嗽,甚至直接说出了自己不太光明的目的。
“童养媳。”白龙笑了笑,“原来你是这样才做我的师父吗?”
一时口快,使他讪讪的闭上了嘴巴,重新坐了下来。
由于酒杯被打碎,他只能直接端起酒瓶喝酒。白龙看着他一口气喝完余下的酒,知道他的心情是真的不好了。
“能重新给我找件衣服吗?”白龙有些纠结的理了理下半身系着的衣服。“你准备的都是襦裙,轻纱……我没法穿的”
“自己去我衣橱里找一件,”他没好气的说“从你化形成男性的那一刻开始,你就不是我的小徒弟了。拿完衣服你就走吧,当做临别赠礼好了。”
白龙深深的凝视着他,踌躇着想说些什么,他却举起另一壶酒继续仰头喝下并不理睬。于是白龙叹了一口气,决定先去找衣服。
怎么说,其实自己并不想赶走他,只是感到自己受到了欺骗一时气极,毕竟从来都是他骗别人,还从来没有被别人骗这么一回,骗到真心都给了,却是心碎。

“这狐狸怎么全是毛毛衣服啊”白龙望着一衣橱绒毛华服无语凝噎。

纠结了半天终于换好了衣服的白龙准备再去解释,却看到狐狸这边已经喝了过多的酒,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月光色,桃花树下,石桌上,有美人伏案,人已醉。他走近发现,他大抵是睡的极不舒服,眉头紧皱。因为喝酒过多的原因,眼角,鼻尖,脸颊都是红扑扑的,周身弥漫的酒味也并不难闻,清冽醉人。
白龙想了想,轻轻摇了摇他想叫醒他,他迷迷糊糊的睁眼,冲他摆了摆手又睡了过去。
于是他便想蹲下来想把他抱起,送他回床上就寝。哪知道在他用手臂刚勾住他大腿和背部的时候,他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,然后自觉的将手臂搭上他的脖颈。“唔,小徒弟……难受”他靠在他头边喃喃说“身上难受,心里也难受,都难受……”
“嗯,会好的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把他抱起来,却惊讶的发现他意外的很轻。
“长大了,”他嘟嘟囔囔的念叨着“不软了,不可爱了”
“嗯”白龙应答着
“喜欢,小徒弟……特别喜欢”他轻轻的扬起头在他耳边说着。
他低头望了一下他,发现他仍然闭着眼睛“嗯,我也喜欢”他说
然后空气突然安静的再没了声音。

白龙轻轻的让他坐在床边靠着床架,然后坐在他身边帮他把外衣换掉。
“但骗了我……骗子,都是骗子”他突然又继续开始说话。“我是骗子,你是骗子,她是骗子,他也是骗子,哈哈哈,骗子,骗子的世界,明明不是骗子,却也是骗子,骗子……”
白龙手下动作一顿“没有,不是骗子”白龙把他脸扳起来凝视着他,他没有睁眼。
“你没醉的”白龙无奈的说。“睁开眼,我们好好说好吗?”
再无动静。

评论(3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