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利玫

放飞自我,练习车技【被pai飞

码下……算是一时兴起的片段😓

【ooc有】【囚禁有】【肉没有】
意识复苏,他干咳了几声。眼前一片黑暗,他动手想要扯掉眼睛上的黑布,却察觉到链条的牵扯。有点像案板上的鱼肉,他自嘲的想。
继续躺了躺,他基本上搞清了自己目前的局势:密室,无其他人,不流通,软床,短的锁链,以及赤条条的自己。谁会绑架一个一穷二白的刚化形狐狸?还用这么高级的禁锢法力的锁链?密室里无人,叫喊应该是没有用的,保存点体力,既然绑架了我,那肯定会有人来照看,再撑一会儿看看。
但是过了许久,还是没人出现。因此有些令人难以启齿的事情出现了,他想上厕所。但因为四肢被束缚着,只能感觉到下身的肿胀却无济于事。
“有没有人啊到底?!”他懊恼的出声。
“呵,我以为你会自行解决”头顶传来一声低沉的嗤笑。“现在能忍这么久?师父你长进了不少”
“师父?你认错人了吧?大哥,我是昨天才化形的一只下级小狐妖,一个徒弟都没有,我还等着一个师父带带我呢”
“师父,你的骗术变得越发拙劣了,还是说已经不屑于再给一个圆满的理由蒙蔽我了吗?”他伏身捏住他的下巴,狠狠的咬上他微张的嘴唇。
突然的入侵,让他紧闭牙关。这人八成是有病吧?他想。这该怎么办?随即下颚被捏的生疼,令他轻呼出声,然后感到舌头钻了进来。
!!!!!
他狠狠咬了下去。“嘶——”紧接着血腥味溢满了口腔,但那人没有丝毫要退出的意思,反而更加放肆起来。唾液血液的混合,夹杂着沉重的鼻息,以及还未完全消散的药剂,让他的头再度感到窒息般的难受。在意识离去之前,那人终于放开了他。然后用他的手摩擦着他的嘴唇,把暧昧的银丝轻轻拭去。
“你是不是有病?!”他气愤的吼出声“都说了你认错人了,我今天才化的形,还等着去人间戏耍一番。再者哪有你这种对待师父的狗屁徒弟?有你这种徒弟,你师父真是倒了血霉了!赶紧放了……咳……咳唔”
喉咙一紧,那人的力道大的可怕。让他觉得自己的脖子只要再让他用上一点劲就可以捏碎掉。“倒了血霉?师父,你倒是真感说出这种话。”字几乎是从他牙关里挤出来的。
一时气冲的结果,让他知道自己是说错了话,明明处于劣势的地步,现在看来是更坏了。

🌚wdm继续卡车好了,写不动车,继续看看别人家车技,匿
啧话说我车技不好,每回还起这么重的头有点不太好啊【托腮】

评论

热度(22)